脊椎侧弯痛到哭泣失眠舞蹈女王苏海丽熬过难关变天鹅脊椎侧弯痛到哭泣失眠舞蹈女王苏海丽熬过难关变天鹅脊椎侧弯痛到哭泣失眠舞蹈女王苏海丽熬过难关变天鹅脊椎侧弯痛到哭泣失眠舞蹈女王苏海丽熬过难关变天鹅脊椎侧弯痛到哭泣失眠舞蹈女王苏海丽熬过难关变天鹅

苏海丽最擅长的舞蹈为芭蕾舞及现代舞,不过,其他舞蹈如爵士舞和摩登舞也难不倒她。她的父亲是巫裔,母亲是华裔,她本身则是多元种族的结晶。

她到澳洲读大学时就是修读现代舞蹈课程,后来,她原本打算待在澳洲发展,但因当地工作机会有限,所以决定返马发展。目前,她不但是舞蹈界的着名舞者,同时也是多所大学的讲师。

她披露,她于14岁那年参加一项100米短跑比赛,在接近终点线时,她突然感到脊椎之间有一股刺痛感。原本她以为那是因为中暑所致,然而,她被送院检查时,医生却指她的脊椎侧弯。

以Pilates运动治疗

“医生给我看X射线报告后,我才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原来我的脊椎骨弯得夸张,几乎就是扭曲了,如果当时没有及时就医,长大以后,情况会变得极度严重。”

为改善脊椎侧弯的情况,她试了各种方式,包括Pilates运动、中医治疗、穿矫正垫,以及吃补充钙质的药丸等。

她说,Pilates是一套锻炼腹背核心肌肉(Core Muscle)及其他重要肌肉的运动,初阶训练由数十组垫上动作组成,并配合呼吸以加强力度及保护筋肌。

Pilates是于1920年由德国人Joseph Pilates创立。他多年来受各派体操、武术、自然疗法薰陶,对运动科学很有心得,后来,他在军中协助在一战中受伤的军人复康,最终发展出一套通过强化核心肌肉以达到治疗效果的运动,可以说,练习Pilates的最初意义在于治疗。

苏海丽认为,Pilates确曾助她改善健康状况。“它是一项类似瑜伽,但却必须依靠机器来进行的运动。而另一个矫正方式就是动手术,但得把那些铁块植入体内,由于铁块遇热膨胀,遇冷收缩,所以患处届时会特别痛。也因此,我拒绝动手术。”

为治病睡超硬枕头

说起脊椎侧弯的起因时,苏海丽说,她小时候因需背着笨重的单肩背包上学的关係,所以身体发育受到了影响。

在治疗脊椎侧弯的路上,她吃尽了苦头。“上学时,我得穿上一层矫正垫子,让身体看起来臃肿,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即便是在裁缝店里量身做衣服的时候,她也时常因为站得不够直而被裁缝师唠叨。

“连续两三年的时间,我每週得至少看中医一次,并任由中医用力调整我的骨头,让我痛到哭了出来,但却挺有效的。”

脊椎侧弯让她必须睡在硬得出奇的枕头上,睡眠在初期自然受到影响。“我的身体对床垫很挑,若是不太舒适,那就几乎整晚不能入眠,相信那是起因于脊椎周边肌肉的问题。偶尔在朋友家过夜、睡在沙发上或是搭飞机时,总是我最痛苦的时候。”

参加舞蹈比赛闯出名堂

中学时期,苏海丽在一场芭蕾舞测验中不及格,这让她一度沮丧不已。

“考官批评我,说我没有站直。我说我有啊,且还很自信地坚持着。当时,我正在接受脊椎调整疗程,进度很慢。考官认为我连站直都不会,所以不让我过关,结果,我成了这所舞蹈学校中第一个考不及格的学生。”

她的母亲是舞蹈学校的校长,所以,她自小在母亲的学校里学舞,直到今天,她成了学校里的舞蹈导师。“那年萌生放弃的念头时,母亲告诉我那只是个小小的测验,并叫我不要放弃,我这才坚持到今天,整个情况也因此改善了很多。”

中学毕业以后,她到澳洲留学并攻读现代舞课程。2007年,她回国并参加本地电视台的舞蹈比赛《So You Think You Can Dance》,名气才节节上升。

“舞蹈大赛主要是以嘻哈风格为主。和我一起出道的人士当中,有很多如今已是业界的大师级人物了。”

在该项比赛中,她入围四强,但人气却变得超旺。“从那时候开始,业界才对我格外尊敬。也因此,我结识了不少业界的编舞老师,并向他们学习各类舞蹈技巧。”

隔年,她担任第二季节目的集训导师,因为严厉的态度而被学员排斥。“那是节目的需要啦,所以我就用很严厉的方式训练参赛者,其实也是为了他们好。” 

学舞不分年龄

苏海丽认为,学习舞蹈可以不分年龄。“在我们的潜意识里,学舞要趁早才能掌握得好,因为年幼时的肌肉伸张较有韧性。我的学生从三岁到五十岁都有。任何年纪都可以学舞。那些年纪比较大的很多是小时候没有机会学舞,长大了要完成梦想其实也不是没有可能。”她说。

她坦言,年纪越小的时候学舞,效果越好。然而,许多学生的舞蹈底蕴不够,到了18岁才开始从头学舞。

“他们学的多数是传统舞蹈,虽说他们的现代舞步并不强,但在积极接受训练以后,他们的表现还是可以突飞猛进。”

除了技巧,一名舞蹈员最重要的是他们的外在条件,无论是脸蛋、身材、治装或是皮肤的保养,都成了商家拣选舞蹈员的主要条件。

“曾有商家嫌舞蹈员的脸蛋不够漂亮,而我则马上接话说,‘可是对方的舞技很好啊!’ 然而,商家仍坚持要找长相靓丽的舞蹈员。”

苏海丽说,25岁那年,她发现单靠舞蹈并不能让自己三餐温饱,所以她开始靠当舞蹈导师赚取收入,一方面可解决生计问题,另一方面也藉此提高马来西亚舞蹈界的水平。

每年出国进修 结识舞蹈专业人士

为了自我增值,苏海丽每年都会出国进修,并藉此认识海外的舞蹈专业人士。

“我最在乎的是舞蹈本身的意义和价值,而非晚宴上的余兴节目这幺简单。”

为此,2016年,她和一群同行举办了一项传达难民讯息的舞蹈秀。为让观众能更深刻体验到难民们一无所有的悲催经历,在场的管理员将他们身上最值钱的物品没收,并在漆黑之中效仿移民局审问难民。有关演出也呼吁大家对难民保持开放的态度。

“我们的舞蹈教室也曾收容一名罗兴亚女子,并让她在中心内工作。除了可以让她有得以餬口,也帮她完成学舞的梦想。”

年仅三十岁的苏海丽,似乎已走过了人生的一半路程。近年,她更开始做内省(Soul Searching)、打坐,希望通过平静的心去应对外面的风风雨雨。

此外,她在两年前开始爱上健身,并成为Under Armour的代言人。她通过健身来修复自己的侧弯脊椎,让身体更强壮。在未来的日子里,可以预见她将成为我国舞蹈界的重要支柱之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