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鬼夜吟.第二十八集.惩教署女职员鬼故事

一位的士行家说起,关于监狱……一位惩教署女职员告诉他所听闻及亲身经历的故事。

1.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二日,域多利监狱正式结役。它与中区警署及中央裁判司署等组成的一个独特建筑群,现已成香港的法定古蹟,它印证了香港自十九世纪中叶以来法治机构的历史发展。

在女犯人的监仓里。

曾有一个女犯人,每晚在睡觉时,多次在仓内呼叫「救命!」每次,当职员听到求救声赶来,只看到她极之惊恐的神情,不发一言。职员完全不知道发生甚幺事。

她曾向这位惩教署女职员诉说,每晚在睡觉时,都会看到一个男人,在她的床边站着,看着她。她心想:「明明这里是女犯人的监仓,怎会有男犯人呢?」

直至那天,当她再听到女犯人求救后到场,她确实看到一个男人的身影,在她面前向着墙飘去,在她眼前消失了。她心想:「难道他是以前在这里囚禁过、被判死刑的男犯人?」

2.
大榄监狱,除了孖辫妹的鬼故事外,还有一个传闻。自一九六九年大榄监狱投入服务,主要用作关押成年女性犯人。一九七一年四月十二日,一名女狱警被五名女犯人集体袭击至重伤死亡。从此以后,监狱就出现传闻,不论是职员,或是囚犯,都曾有人见过「她」的身影,在夜更时份出现巡逻「笃钟」。

在职员间更有说法,指她会在巡逻「笃钟」的时间,叫醒正在休息的「同事」返回岗位工作。

3.
传说,赤柱监狱里有这件事情,传到了各个监狱里工作的人,都略有所闻。

大约六、七十年代,有一名陈姓男子,被冤枉误杀而被判监禁五年,送到高度设防的赤柱监狱服刑,他曾尝试过多次上诉,欲讨回清白,却都因各种理由而被一一驳回。

他身陷冤狱却不得清白,在狱中含冤自杀。而他自杀的时间还距离他刑满出狱的时间,剩下三年左右。当时一位惩教职员阿光替他安排身后事。

三年后,阿光仍然在赤柱监狱工作。

有一晚,当他在当值时,听到一把似曾相识的声音,对他说:「阿SIR,我应该到期,为什幺你没有安排我出狱呢?」
阿光问道「你……你是……?」
然后,那声音回道:「 阿SIR,你忘记了吗?我是阿陈啊,今天应该是我刑满出狱的日子啊!」

这时,阿光才想起,三年前曾帮一个在狱中自杀的犯人,办理身后事,问道「阿陈?是你?为何你还会在这里?」

阿陈低泣回答:「其实,当日在我自杀后,一直也仍关在这里,从没离开过……」
阿光记得阿陈在生前,已经不断说他是冤枉的,所以才自杀。即使阿陈罪有应得,原来在自杀后,亡魂仍在狱中服刑,如今,刑满了也该出狱了。他对阿陈说:「对不起,我忘记了,明早我会安排你出狱,你就安心离开吧!」
阿陈表现出感激的模样,然后消失在阿光面前。

翌日,阿光独自趁着监仓给犯人「放风」之时,回到阿陈生前那个监仓,对着空空如也的监仓说:「阿陈你今天出狱了!跟我走吧!」然后,一直走到监狱的门外,阿光拿出阿陈于生前的资料拷贝,点起火化了它,口中喃喃道:「阿陈,你安息吧!」

百鬼夜吟@Youtube Channel: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